发表于:

接传票口角遭爆粗辱骂‧技工回骂“烂警”被揍



接传票口角遭爆粗辱骂‧技工回骂“烂警”被揍(吉隆坡14日讯)电气技工申诉,他开着私家客货车运载电线及梯子途中遭交警截停,指他以私家车载货,两人较后就传票事件发生口角,交警一度用髒话及具种族歧视的字眼辱骂他,他亦不甘示弱回骂交警“烂警察”,结果吃了交警一记重拳。来自波德申的当事人区运伟(30岁)于週六在代表律师黄启斌及证人的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展示事发时所录下的短片及照片。他说,在被交警截停前,他已开启相机的录影功能,成功录下交警向他爆粗的证据。可惜交警挥拳打他的一幕,则因事发情况混乱导致镜头偏离而没有画面,但他当时在现场的两名印裔技工可以为他作证。录下交警爆粗画面区运伟是在4月12日下午6时许,开着货车到巴生的哥打哥文宁时遇到路障。交警指他开着私家货车运载货品,所以截停他。他辩称陆路交通局不曾截查他,况且他的货物也没有超越车窗视线,但交警坚持要开传票。“我告诉他,如果要开传票就直接寄去公司,不要写名字,我们吵到最后,交警竟然说:‘xx(髒话),你让我很生气!’。接着他就走到摩多旁取出传票簿,然后听见他用种族字眼大骂我。”他透露,当时他正在车内,听见具种族歧视的辱骂字眼,让他非常生气,因此开车门回骂对方“烂警察(pariah polis)”及“贪污的大马(rasuah punya malaysia)”,不料交警突然冲到车窗旁,挥拳打中他的右胸膛。“我立刻用右手推开他,我很害怕,他还想打我,我告诉他,我有相机,已经录下过程,叫他不要再过来。交警见我真的拿出相机,立刻别开脸,然后走开。”区运伟声称,事发时,其他警员没有出手调解或拉开那名交警,他也未及时看清交警的姓名及编号。虽不确定是否还有其他路过的车主目睹事发经过,但货车里的两名印裔技工都可以作证,两人不仅听见交警口操髒话、种族歧视的辱骂字眼,也看着交警如何挥拳打他。交警主管称可“抵销”传票区运伟声称,打人交警的主管在了解事情的经过,及得知他要报警指交警打人后,曾向他表示传票可以“抵销(padam)”,但未表明交换条件是甚幺。他指出,交警获悉他有相机后曾通知主管,整组人之后开始收拾,结束路检。“我把车子停在一旁,在思考着该怎幺做。我本来不打算接传票,后来想到要去报案,这张传票可收着作记录,所以再次下车,向那名交警索取传票,但他拒绝,叫我去找他的主管。”他说,交警主管向他了解事发的经过,他也向对方表示要报案。“他听完后,就说这张传票可以抵销(padam),不过我没有理会,拿了传票,回到车上,再次拿起相机拍下他们收队的照片。”区运伟指出,在他拍照的同时,其他交警也用相机拍摄他的货车。区运伟承认,他与交警理论的过程中,脾气确实暴躁,态度也不好,但他强调再怎样不是,交警可以扣留他,而不是辱骂及殴打他,这是不能被原谅的行为。促警採取纪律处分他说,他之后已到警局报案,庆幸的是,交警那一记重拳并未在他胸前留下瘀伤。至于交警所开的罚单,内容指他错误使用罗里运载电线及楼梯。黄启斌声称,他将致函给雪州警局,要求警方向打人交警採取纪律处分,他也会向总检察署投诉,交警使用具种族歧视的辱骂字眼可在煽动法令下被提控。他说,这已不是第一次发生公务员具种族歧视的案例。在这之前有教师或校长辱骂学生,现在则轮到警察,政府必须严正以待。相机拍过程全长4分钟区运伟声称,他因为新买了一架相机,在被交警截停时才一时兴起,试用相机的录影功能。短片全长约4分钟,一开始时可看见区运伟一边停车,一边开启相机的录影功能,然后把它放在左前座。画面清楚拍摄区运伟在车内与交警交涉的过程。交警问他,这是谁的车子,他回答说是老闆的。在交警的指示下,区运伟再次把车子开到一旁,这时从短片中可以听见,交警问区运伟是否有能力缴还罚款(saman boleh bayar dah?)。区运伟反问自己犯了甚幺错,交警表示自家货车不能载货,但区运伟辩说,陆路交通局都没有截停他,但交警强调,警方不会随便说他人犯错,否则“会死人”,因为货车非商业用途,因此向他索取身份证及驾驶执照準备开罚单。区运伟跟着下车,相机无法拍到两人在外的谈话内容及互动。约1分钟后,区运伟回到车旁,两人就开传票一事争执,只听见区运伟说:“要找吃也不是这样(mahu cari makan bukan inimacam)”,然后不停质问交警要怎样解决,接着就听见区运伟大声说:“你要开就直接写车牌号码,然后寄到公司,像超速照一样,也无需写上司机的名字。”交警生气地说:“xx(髒话),你让我很生气!你现在想怎样?xx(髒话),好好跟你说,你却这样,拿你的身份证及驾照过来”。区运伟的手连着驾照大力拍到车镜,大叫:“拿去!”,然后上车。上车后,区运伟不甘示弱地大骂:“烂警察(pariah polis)”,再一次打开车门骂:“贪污的大马”,再用福建话暗骂髒话。不久后,从短片看到交警冲到车窗旁挥了区运伟一拳,喊道:“你说我甚幺?”,接着镜头开始偏离,画面只拍到座位,只听见区运伟大骂:“现在是你先打我,你先打我,我有拍到照”,短片结束。雪州总警长指示调查雪州总警长拿督顿希山指出,他会亲自了解这起投诉,并保证警方的调查会找出真相。他强调,任何涉及者将会受到法律对付,绝不能有任何人把法律操控在手上本报已提供相关资料包括报案书号码给顿希山,他表示将在接获报告后回覆此案。‧2012.0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