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周奂彤 货币政策独力难支



周奂彤 货币政策独力难支

最近,中美两国的贸易谈判有缓和迹象,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暂缓增加部分关税,而中国政府亦承诺会向美方购买农产品。然而持续超过一年的贸易争议,以及英国脱欧所带来的不确定性,难免为环球经济构成压力,窒碍了不少企业的投资决定。我们估计这种情况在短期内仍会持续,为实体经济带来一定影响。

製造业数据方面,全球製造业採购经理指数(PMI)近月回软后,似乎已经在低位稳定下来。至于就业市场则相对健康,在失业率偏低下,消费者仍为经济增长的原动力。因此,我们认为环球经济在短期内或能避免急剧放缓。

孳息曲线并非唯一指标

一直被外界视为经济衰退指标的美国国库券孳息曲线,其倒挂型态便引起了投资者的疑虑。笔者之前曾经强调,各国央行多年来的量宽政策,削弱了孳息曲线的启示性。再者,从历史数据分析,曲线倒挂之后,经济亦不会即时步入衰退。当然大家对此不应掉以轻心,但是这只是衡量经济前景的其中一项指标。

而其他经济指标,例如美国企业信心、新订单和就业人数近月均见回落,但距离经济衰退的门槛仍有一段距离。至于信贷情况则保持宽鬆,家庭财务情况保持健康。

踏入2019年,环球央行在货币政策上的取态已转趋温和。自年初起,新兴地区央行合共减息30次之多。相比之下,成熟地区的政策空间实在有限。欧洲央行自从在2016年起採取零息政策后,存款利率现已降至负数;而日本央行近年也採取了类似政策。因此,很难看到这些央行能在不损害银行的盈利能力和存户的利益下,能够进一步下调利率。

部分央行政策空间受限

美国消费市道强劲,或令联储局官员认为现阶段毋需以长期减息应对经济。而长期实际利率低迷将使企业的借贷成本维持在较低水平,联储局有可能在未来数月内再评估其宽鬆货币政策。

由此可见,不少央行的货币政策空间有限,可以预期财政政策将会成为支持经济增长的关键工具,但是并非所有政府都会透过类似手段来刺激经济。

中国在年初已推出减税降费政策,我们预期当局将会加快政府投放,尤其是在基建方面。而在德国和日本,政府可以负利率举债。至于美国,特朗普在明年选举临近之际,力撑另一项财政刺激计划,但是却要面对国会的阻力。

面对贸易战所带来的挑战,各国央行正透过减息来刺激经济,但部分国家的宽鬆政策受到限制。亚洲地区的政策工具较为充裕,还有减税和增加开支的空间,然而美国和欧洲若要推出财政政策,却要面临政治因素的挑战。至于市场无风险利率,则有可能会进一步下跌,投资者可能需要承担更大风险以争取收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