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iPod之父TonyFadell:智慧型已被用烂,我们要赋予



iPod之父TonyFadell:智慧型已被用烂,我们要赋予

你们的 Nest 温控器和 Protect 烟雾警报器可以取代家里那些无聊的装置,这个点子是出于个人的厌恶,还是觉察到了潜在的市场?

这是出于百分百的个人原因,不仅是讨厌它们难看的外观,我妻子也很觉得它们很烦。再有一点就是,我讨厌每个月望着帐单,却不知道到底哪些是该付的哪些是冤枉钱。

人们被迫去适应这些丑陋的设备,在电视上,你常听见角色们说,「把它打开」、「把它关上」、「我觉得冷」、「我觉得热」,然后,「我受不了烟雾警报器了」、「昨天大半夜我被它吵醒了」、「我做菜的时候它叫了」、「我洗澡的时候它叫了」… 我们不该默默地忍受这种事情。

大量存在的消费电子产品也是我们的灵感来源,比如智慧型手机,这些产品的概念完全可以被移植到那些尚未被「重新发明」过的笨重机器中。我们可以为它们带来全新的体验。比如说电视机,看看你的电视机随着你的成长有多少改变了多少了。再看看你的手机⋯⋯为什幺其它电器没有得到同样的改进呢?

坦白说,这是因为那些已经高度商品化的产业没有做出这种改变所必须的能力。製造智慧型手机和网路服务的人才有这种本事,而那些落伍的公司又无法像新创公司那样招揽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我们要站出来做这件事,因为我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而外界对这也表示非常欢迎。

他们说:「Tony,这是支票,放手去干吧。」他们来到我家门前,说:「我真的很想再和你一起工作,让我们颠覆点什幺吧」… 这就是

为什幺我们要做这件事,这就是为什幺会有这幺多产品被「重新发明」过,而我们选择了温控器和烟雾报警器这两个 40 年来没怎幺变过的东西。

iPod之父TonyFadell:智慧型已被用烂,我们要赋予

你认为智慧型装置之间会有越来越多的互动吗?举个例子,如果你的手机或是其它设备发现你感冒了,然后把信息传递给温控器和烟雾报警器,再由它们做出相应调整。

也许吧。我肯定很多人有这种想法,但我们暂时没有这个打算。我讨厌「智慧型」这个词,它都被用烂了。大多数自称智慧型的东西都傻得可以。

你用什幺词来代替它?

我们管这叫「意识」。意识表示我能理解你的喜好和经验,表示我要去适应你,而不是反过来。

还有,我不相信物联网这个说法。谁会想要一个「物」联网?你要吗?这只是 geek 之间的行话而已。想出这个词的人太「智慧型」了。人们买的是产品,而不是天花乱坠的概念。你应该通过让优秀产品解决问题来赢得消费者。我想要确保公司以这样的态度对待产品。

我们不会说什幺连接这个连接那个,而是彻底解决使用者的烦恼,我们赋予旧事物以新体验。这就像 iPod 和 iPhone 一样,给你全新的体验但说到底还是一个播放器或者手机⋯⋯但它们藉由 app、软体下载和网路服务而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改变。现在的 iPod 和 2001 年的 iPod 完全不是同一个东西,iPhone 刚发表时除了预设的几个功能,根本没有什幺 app 可以安装,如今,有数百万计的 app 可供选择。你当时可不会想到手机可以变成手电筒、水平仪、指南针,可以被用来随时随地叫车或者租公寓。在看到之前,你想不到。

所以你所说的那些改变一定会到来,只是不会立刻到来,不会是下个星期,不太可能是两年内,也许十年内都无法完成。我们需要在两边都建立起稳定的平台之后才有可能达到这个目标。当然,有些人已经开始动手了,不少 Kickstarter 专案都在尝试,但是它们能实现这个目标吗?不能,你需要后续的客户服务、市场行销和实体通路。B2G是个不错的市场,但是我们不想当另一个 Kikcstarter 或者 Indigogo 专案——卖掉 5 万个产品就结束了。

我说的是整个大市场,这一切不会一夜之间发生。

你和你的合伙人都是前苹果人,所以这种以使用者利益和提升生活体验为中心的理念是源自于苹果时期吗?

我在 General Magic 学会了如果做产品。General Magic 的创办人是来自 Mac 团队的 Andy Hertzfeld、Bill Atkinson、Joanna Hoffman,他们打造了 Mac。我从他们那儿学来了本事。在苹果,我学到的是使用者体验——零售体验、包装体验、客户服务体验。把我在产品方面的专业知识和这些体验结合到一起就是现在的 Nest。

[本文编译自:thenextweb.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