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芋传媒记者简翊展报导)先前知名影集《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思觉失调症患者应思聪自发病、治疗到最后重返社会,这不只是剧情,也是许多病友的真实人生故事,今(9 日)台湾精神医学会举办思觉失调症卫教记者会,点出台湾社会对于精神医疗的问题,史瓦济兰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仍有 60 元台币,台湾人均预算竟不及 23 元,台湾社会对于思觉失调症更存在许多污名,记者会的最后也邀请到三位病友分享自己的经历。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我们与恶的距离》中的思觉失调症患者应思聪从发病、治疗、到最后顺利重返社会,这不只是剧情,其实也是许多患者的真实人生故事……小成今年 35 岁,19 岁那年準备升学考试时思觉失调症发作,让他中断学业。由于他曾在自行停药期间,幻听恶化诱使他冲出马路,险些酿成危险!

至此小成了解稳定用药的重要,现在他定期回诊,更有每週三天的停车场工作,赚的钱还能买礼物给妈妈,是他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其实,还有许多像小成这样病况稳定且能工作贡献己力的患者,正在等待社会给予他们一个回归的机会。但是,社区準备好了吗?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完善制度有助患者建立健全社会生活:人均精神健康预算过低

台湾精神医学会理事长赖德仁表示,「社区精神医疗」是国际趋势,其意义在于结合社区资源,让患者找回价值及尊严。

赖德仁说明,以卫福部公告之年度预算书来看,2019 年度心理及口腔司的总预算为 20 亿(2,018,105,000 元),其中,精神健康照护方面的国民心理健康第二期计画预算仅 1/4 ,约 5 亿元(507,858,000 元),相当于全台湾 2,300 万人口,平均 1人 的精神健康预算仅有 22.08 元,连一个三角饭糰都买不起,甚至不到中低收入国家如南非、史瓦济兰的 60 元人均精神健康预算的一半!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赖德仁强调,患者回归社会,需要各方资源的协助,包含医疗机构及民间机构的相互配合协助、相关人员的训练、个案的追蹤辅导、患者的医疗费用、社区照护、支持及复元制度的建立等等才能达成,如此複杂多样的资源配合,却仅有 22.08 元的预算规模,对于已经準备好的患者来说,显得十分不足,建议政府增加相关预算与人力,投入更多资源。

赖德仁直言,「不是我们照顾患者一辈子,而是患者照顾我们一辈子」,患者来找我们看诊,我们才有收入、维持我们的生活,所以我们也要努力打造更佳的环境,让这些患者能够顺利重返社会。

社区精神医疗:社区接纳让患者重拾尊严,但社会仍不够友善包容

事实上,台湾推动精神病人的社区化照护政策已有 20 年,目前设有上百家社区复健中心及康复之家,为慢性精神病患回到社区后的照护选择。然而,目前精神病人在社区照护上,仍有许多障碍。

《2025 卫生福利政策白皮书》指出,心理健康服务应以人为中心、社区为导向、康复为目标。康复之友联盟理事长李丽娟表示,根据 2017 年台湾精神医学会与康复之友联盟进行的《思觉失调症认知与态度调查》却发现,社会对于思觉失调症仍存有芥蒂,他们会避免与患者接触、害怕与患者交谈、共事上会觉得不耐烦。显然,虽然社会对于疾病已有初步认识,但与真正友善、包容的社会氛围,还有一段距离需要努力。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思觉失调症患者玛丽是政大哲学系毕业、曾于德国留学的高知识分子。她在留德期间发病,最后返台就医。历经断药、复发后,她建立起病识感。现在她每天读三篇英文圣经,更能用英文接待参访的美国宾客!其实在设定目标、认真生活上,病友和我们没有不一样!

稳定治疗是关键 轻易断药复发风险为未断药者的五倍!

台湾精神医学会秘书长张家铭表示,思觉失调症是脑部疾病,每 100 人中就有 1 人为患者,因「思考」与「知觉」功能失调出现病症,时常会出现幻听、妄想、社交退缩等症状。思觉失调症如同高血压、糖尿病是种慢性病,因此,稳定治疗、规律用药格外重要。

然而,根据研究,不到六成的患者在出院后第一个月有回诊拿药,仅有四成五的患者持续治疗一个月以上,显示患者对于稳定治疗的观念仍然不足。像是患者丁丁曾因副作用不舒服而自己把药吐掉,没想到不到一週就出现幻听、被小鬼侵扰,才被发现她偷偷断药。而有些患者也可能会忘记吃药、或自觉疾病已稳定或担心副作用而自行停药、工作时不想被他人看见服药等,恐暴露于复发风险之中。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张家铭强调,稳定的体内药效浓度有助于病况控制,积极的治疗更能维持功能、利于患者回归社区。思觉失调症病发后的头五年为黄金治疗期,若此时可以维持稳定治疗,则能使大脑维持基本的运作与功能。但若任意停止治疗,复发风险将是稳定治疗者的 5 倍,更可能导致脑部不可逆的损伤恶化,,使患者无法回复原本的状态。

丁丁有了断药复发的经验,体会到稳定治疗的重要,现在除了自己规律服药,还能督促康家其他住民们稳定用药!

张家铭说,现今思觉失调症治疗选择持续进步,除了每天使用的口服药,还有每个月或每三个月使用一次的长效针剂。长效针剂的药物遵从性较高、使用频率较低、可于回诊时施打,能够减少忘记用药的机会,同时在体内建立起更稳定的药效浓度,有助于病况的控制!而若担心药物副作用,应与医师讨论并调整配药,皆能获得改善,切莫自行停药。

社区精神医疗三大成功关键:完善制度、友善社会、稳定治疗

张家铭表示,为解决汙名化问题并进一步完善社区精神医疗体系,台湾精神医学会与康复之友联盟共同提出三大成功关键:订定完善政策、营造友善接纳的社会、及建立患者稳定治疗迈向复元的观念。学会及康盟致力推动疾病去汙名化多年,今年很开心看到公视《我们与恶的距离》一剧,让大众对于疾病有更深的认识,特颁精神医疗特殊倡议奖,期望未来有更多社会各界加入推动行列。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我们不一样,也没什幺不一样

记者会最后,由三位思觉失调症患者分享自己的生命经验,小成表示,发病之初是在考大学的时候,那时候压力很大,最后出现很多幻听现象,自己还以为是遇到魔神仔,最严重的一次,曾经在擦窗户时听到魔神仔在说话,结果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从五楼摔了下去,甚至还曾一度被声音带着走,跑去马路上给车撞,好险对方紧急煞车才保住一命,最后是看了精神科,才知道自己罹患思觉失调症。

玛丽表示,自己是在留学德国的时候发病,最后也在回台湾的机构里遇到同样的病友,发现原来不只自己一个人有这样的问题,就比较能够正向地去接纳这个疾病与接受治疗。

丁丁表示,罹病初期主要出现的症状是幻听和宗教妄想,每天都听到小鬼在她耳边窃窃私语,有一次受幻听指使,光着脚丫走到大马路企图自杀,回过神来发现状况不对,才赶紧跑回家里捡回一命,也曾经看到家中满是一些虫子,最后放火要烧虫子,邻居赶紧报警处理,自己就被移送到机构。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

小成透露,自己最初也是治疗的逃兵,一开始有按照时间服药,一两个月后仍有些幻觉,医生说这是长期疾病,需要长期服药,后来自己就开始想,是什幺药造成自己幻听幻觉,结果自己挑药吃之后,病情反而更严重,才赶紧请教医生,然后按医生要求服药。

小成提到,自己现在担任停车场管理员,也兼任慈济的补货员,主持人介绍说,最初小成只是一个停车场管理员,但随着病情渐佳,做了许多职责以外的事情,这样的努力被停车场老闆看见,现在被升为一个小主管。

玛丽坦言,自己现在没有工作是个懒惰虫,但自己能够肯定自己,现在已经能接受别人的批评,自己也将理想写在书法之中,主持人则提到,因为玛丽有留外的经验,英文能力很强,之前在一些活动中还能担任英文翻译与接待工作。而丁丁现在在机构理会协助仓管和一些商品的销售,自己也在这个过程中获得肯定。

接住下一个「应思聪」台湾人均精神健康预算仅22元精神勇者・无所畏惧

而本次论坛活动亦举办「精神勇者・无所畏惧」微电影徵件比赛,每一部影片都诉说着台湾各个角落的「应思聪」们,最真实深刻的生命故事。盼藉由影片记录患者的生活点滴,让更多人以理解及包容的态度面对患者,营造支持和友善的社区环境。除了认识疾病,积极地落实政策、社会、及治疗层面的问题,更能帮助患者重拾价值,迈向复元之途、再次走入人群!

获奖影片《相伴相随》

以「丁丁」与「玛丽」的故事,表述当自己一个人时,突破疾病、年龄等困难,重新建构新的生活,在重新看见自己后,开始和社会及原生家庭再次连结,勇敢突破返家的空间及关係的距离,距离拉近了,生活方式的选择仍是由自己而定!

获奖影片《走在感恩的路上》

小成在复原的过程中体会到能够成就现在的自己,是承受许多人的帮助与恩德,因此希望用最诚挚的态度将影片分享给每一位和自己一样曾经受疾病所苦的病友,鼓励大家克服疾病的限制,对生活满怀希望,像现在的自己一样知足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