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于:

周奂彤 【亚洲】仍有减息空间



周奂彤 【亚洲】仍有减息空间

踏入2019年,亚太区内多家央行已开始宽鬆货币政策。单是8月,便分别有印度、纽西兰、菲律宾及泰国等先后减息。除了菲律宾外,其余3家央行的议息结果均较为意外。

区内央行纷纷减息主要基于两大因素。首先,亚洲区内的经济增长动力近月有放缓迹象。7月採购经理指数(PMI)虽然大致稳定,然而中美贸易争议持续升温,却影响企业信心。在出口增长疲弱,以及企业信心受挫下,亦影响到相关的资本开支,同时拖累年内的经济增长势头。随着区内的增长放缓,通胀有可能因此走低,并且会低于部分亚洲央行定下的预期目标。

留意避险情绪地缘风险

其次,美国联储局在货币政策的取态上,自今年初开始已有明显转向。在去年12月,局方仍预期今年将会再次加息。不过,联储局在7月底的议息会议后决定减息,是自金融海啸以来首次。今次减息意味着美国的加息周期告一段落,同时为亚洲央行减息製造空间。

此外,美元走势在上半年相对稳定,亦为亚洲央行的政策起一定支持作用。因为决策官员毋须再花太多精力维持当地货币的稳定,亦未必需要推出政策支持内部增长。事实上,部分亚洲新兴地区如印度、印尼、菲律宾、南韩及泰国的实际息率仍为正数,我们相信这些国家在未来数月内,仍然有减息空间。

不过,部分地区或因货币市场的走势而令政策受到限制。毕竟中美贸易战升温,再度引发市场上的避险情绪,令资金流向美元、日圆及瑞士法郎等资产。而人民币滙价跌穿7算的心理关口,亦窒碍市场对整体新兴市场资产的信心。另一边厢,阿根廷政局转变,正为当地市场造成破坏,并会在短期内动摇投资者信心,然而相关风险不大可能直接影响亚洲地区。

政府债受市场影响较低

我们认为,部分亚洲央行为支持经济增长和维持货币稳定,在未来6至12个月内,将会再次减息50至75个基点。

亚洲一众央行在货币政策上转趋温和,而且环球主要央行的息率走低,将为亚洲区内的固定收益市场带来支持。然而,市场对增长前景的忧虑,难免令企业债券受压,并且令息差拉阔,在投资时需要留意发行商的财务状况。至于区内的政府债券和高级别企业债券,则较少受此因素所影响。

另类投资争取长期回报

可以预期在低息环境下,亚洲投资者的现金回报将持续低迷,故此有必要考虑增加风险资产的配置争取收益。虽然经济增长放缓,但企业违约风险目前相对偏低,投资者可视乎自身的投资目标,配置企业债券争取回报。除此以外,我们认为一些另类投资,例如房地产及其他实物资产,能够提供长线的资本增值之余,也能带来收益回报机会